叮儿咚咙咚呛

until you win

话就放这儿了,现在还在帮着低保粉冲汪总的wbg战队粉们,你们糊涂啊!

刚回来就发现汪总还在挨骂,怎么当了教练也要挨骂啊!!(意思是这种脸皮厚的人挨喷根本不心疼好吧)

文艺复兴

莫名其妙在热搜上看到阿福,然后顺势摸到现在的d5赛事看了两眼,真正地感到物是人非。卡梦已的称呼已经从“卡妹”到了“卡总”,而我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和蒹葭的双排;汪总居然当教练了;爱丽居然打手搓了!

现在回想itc真的伤我太深,那时候我才刚刚结束高考,刚刚开始学会网上冲浪,接触到一个刚刚火起来的游戏,认识了一群刚刚火起来的主播,一切都是刚刚好。那时候的比赛也不是职业化的,甚至很难称为“电竞”,只是大家相互邀约组队而已,但正是因为它不那么职业,不那么正式,甚至可以说不那么体面,在我心中无可替代。我氪金,追直播,追比赛,认真给主播做运营,写文案,搞公关,一厢情愿地瞎搞。我那时候真的好傻啊但是又好快乐。itc,最鲜活最热闹最吸引我的的yy菜市场,最强大最团结最不堪一击的老战队,你们甚至至今欠我一个深渊冠军。我开lof记录在各个直播间逛来逛去的日常,最后一篇日记写的是:你们的名字连起来像一个故事,你们的故事我讲完啦。

实际上他们的故事远没有结束,只是我的故事——最最最无忧无虑的那段时光,讲完了。

(现在回看这个号全是黑历史哇!cp都不知道be了多少对,还有深渊二后给福妹真情实感写的小作文,虽然最后他确实站起来了没错……)

一觉醒来3那个2居然有了富二代人设,就尼玛离谱🙄

我又诈尸了

守❤️护💜全💛世💚界💙最💕会💜骂💙人💛的❤️白💚小💜汪

【非回坑宣言,无立场,纯粹对今日金句“网络世界就像马桶里的水,捞一把你也不知道它有多脏”发出赞美】

突然诈尸

大家新年快乐!2019前半段过得混乱不堪,挣脱出来以后回头再看就隔了雾隔了纱,所有激烈的感情——喜悦,悲伤,愤怒,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——都已经变得朦胧。我当时半夜发“大梦一场两相忘”,确确实实像是大梦一场呵!


2019教会我的是:同好不等于朋友,甜言蜜语不等于真心,让你感到不适的人应当立刻远离。以及,学会分辨真正对你好的人,聆听他们的建议。


2019的后半段跑到游戏坑里乐不思蜀。被傻逼纠缠,疯狗追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我不追究,不发声,不代表我心虚,软弱好拿捏,缺少证据,也不代表我大度不计较,相反我是一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,是一个所有截图都在百度云有备份的人。当初那个跳着脚在贴吧黑我开葭福小黄车的人(这叫黑吗?我姑且笑纳这辆无中生有的车),被人点出自己干的腌臜事,还不依不饶叫嚣“你有截图吗”。对啊,我有。


但是我要在2020给自己留一块清净地。超甜说,新的一年不会再遇到傻逼了。我觉得这真是人世间最美好质朴的祝福,所以也送给所有在我被黑到对自己产生怀疑的时候施以善意的人——祝你们2020,远离傻逼。


[ITC/集结号]

青藤门下:

一个故事呢,只要看过最好的部分,就不要怕它烂尾。

因为最后能穿越群星的,只有那些打动了你的、幸福的事情。

其它都会被时间黑洞撕碎的。祝大家开心。




咸粥当自强:



  
01. 
  “我不明白我哪里差了——”
  “工具箱递给我一下,蟹蟹~”
  身高近两米的格尔塔星人听话地踮脚去够置物柜上的工具箱,随即弯下腰把箱子放在地上,“我追了她一个月…哦,也许更久,她都不看我一眼,为什么呢?”
  “稳住,兄弟。”堂哥的声音从底下传来,“相信自己,问题不大——去做个发型试试?”
  格尔塔星人支撑着自己笨拙的身体坐下,巨大的绿脑袋上四只莹白色眼珠懊恼地看向堂哥,“你觉得我需要做发型,可我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
  “你在追一个因美星人,你们的审美是有隔阂的,当然要满足她的喜好啊。”
  “似乎有道理…”大个子喃喃一句,忽然又说,“你表现得好像很擅长这些事,为什么自己总搞砸呢?”
  堂哥沉默了一阵,“闭嘴,狗贼。”
  “狗贼是什么意思,地球人的语言吗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还有,从刚刚起一直响个不停的是什么东西?”格尔塔星人不知疲倦地絮絮叨叨,“你又在做什么?”
  堂哥终于从庞大的机器底下钻出来,对着胸前闪烁不停的通讯器喊了声,“听到了听到了,别催。”
  通讯器安静下来。
  “哇哦!”格尔塔星人惊讶地看着,“01型通讯器,这不是初代自由军才有的东西吗?现在黑市上都找不到了,真没想到我会在一个农场主身上见到它。”
  “勉强能用就没丢掉。”堂哥表情平静,语气却忍不住有些骄傲,“小东西而已。”
  “……堂,我忍不住怀疑你究竟是什么人了。”
  “农场主呀。”堂哥打开控制箱启动能源系统,“——让一让让一让,当心误伤。”
  格尔塔星人愣愣地往后退了几步,十几秒后,一艘通体发光的战斗舰出现在他眼前。
  他用格尔塔星语骂了好几句脏话,“堂!你的农场里怎么会有这个!!!”
  堂哥把坐标信息编译进舰舱的导航系统,“等我回来告诉你——帮我看下家啊兄弟。”
  一分钟后,[愿天堂没有黑洞]农场飞出一架太空战舰,它径直往半人马星系的方向去了。
  
  
  
02.
  半人马α星。联邦军委联席会议。
  “中将阁下,贤儿的复职命令为什么没有经过联邦法庭审阅?”
  “主席大人,按照联邦公约,事态紧急时军部有权直接调动所属军官,事后向贵法庭补交申请函即可。”联邦自卫军现任中将,蓝,塔利星人,拥有塔利族标志性的蔚蓝眼睛和英俊相貌,他在自由军时期战功赫赫,十分擅长与联邦法庭那些爱找茬的云端贵族周旋,“——贤儿少校正在召集旧部,帮助联邦度过此次危机。”
  主席冷视着他,没有说话。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,“旧部?哼,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,不过是乌合之众而已。”
  “齐克少将。”蓝温和地转向他,“冒昧地提醒一句,那群乌合之众曾在柯伊伯战役中重创你的军队并将你俘获,这也是为什么你会由曾经的帝国爪牙变成联邦军官——不错的改变,对吗?”
  “中将大人…!”齐克羞恼,却不敢再向上司多说一句,因为蓝的眼神冰冷。
  “诸位,我相信大家也许政见不同,但为联邦而战的信念是一样的——”蓝起身,语调平稳却掷地有声,“现在我们面临地是联邦建立后的最大危机,我作为自卫军中将,选择相信ITC,相信曾经的自由军之翼,如今也能带领联邦渡过困局。”
  齐克忍不住问,“如果他们不能呢?”
  蓝望向舷窗外的壮阔星河,“无法翱翔的翅膀,就会失去它存在的意义。”
  
  




03.
  联邦军校机甲竞赛进行到最后一轮。
  十六名通过重重筛选的军校生驾驶着各自的机甲进入场地,1号入口缓缓走来的是[调香师],伴随着掌声与尖叫,[调香师]的驾驶舱打开,它的主人一脸倦怠坐在里面,敷衍地朝疾速飞近的镜头打了个招呼————联邦军校第二十一期实习生,忆蒹葭。
  他的特写被同步转播到全息投屏上,欢呼声更大了。
  蒹葭懒洋洋等待机甲自检结束,伴随着响彻全场的尖叫浪潮,比赛正式开始。
  [调香师]敏捷地闪躲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,同时启动了一级武器系统——虽然不认识,但毕竟都是同学,闹出伤亡来还是不好的——将左边一架妄图偷袭的战甲击至场边。
  太弱了。他这么想,漫不经心地看着屏幕锁定目标,口袋里忽然响起滴滴的提示音。
  这种古老的通讯提示都被淘汰好几年了。蒹葭摸出那个有些老旧的通讯器:一条来自贤儿的坐标信息躺在那儿,缓缓闪动着。
  “一天天干啥呢,发消息也没个前因后果,真的是猪。”他抱怨着,却没有犹豫,立刻操纵机甲向上飞去。年轻的脸上露出笑容,刚才的疲态也一扫而光。军校的空中防护墙被撞毁。
  现场哗然。
  [警告:联邦军校第21期实习生,忆蒹葭,请回到赛场。]
  “小嘴叭叭的。”机甲[调香师]在升空中变换形态,重组成了一艘小型战舰,舰尾发射出的光束击碎了紧跟在后的警报机器人,忆蒹葭快乐地想,“打扰我比赛,去鲨了你们~”
  
  
  
04.
  猎户星港停泊着来自各个星系的太空飞船,自帝国倒台、联邦掌握政权后,星系自由贸易蓬勃发展,猎户星港便是其中最大的贸易点。
  港内两艘飞船对接在一起,以抠门闻名宇宙的露星人举着手里的陨石块蹦蹦跳跳,“太贵了!太贵了!”
  “哪里贵啊?”衫儿不紧不慢蹲下来和他讲话,“这可是柯伊伯带的古董陨石,已经绝版了,卖你这个价钱我们都亏了。”
  “嗯……”小巧玲珑的露星人安静一瞬,又跳起来,“太贵了!太贵了!便宜!便宜!”
  “好好好好好——”衫儿捂耳朵妥协,“那你说好吧,你想出多少钱买?”
  露星人叽叽喳喳,“五百星币!五百星币!”
  “哇你也太坑了吧?五百都不够我们在这儿一天的停泊费——”
  “五百星币!五百星币!五百星币——”
  “五百你妈呢!”飞船内又冲出一个男人,把露星人拎在半空中开喷,“老娘在这儿好几年了就没见过这么抠门的!五百都不够给你在白矮星选个好位置下葬,不如我给你补贴点儿送你去死,个臭复读机!”
  露星人傻愣愣看着他,半晌呜哇一声,“地球人可怕!地球人可怕!”
  “怕个粑粑你怕!”小汪把他手里的陨石夺下来,不由分说塞进他嘴里,“给我吃!吃下去就没有退的道理!五万块!少他妈一个子儿老娘把你剖开拿陨石!”
  露星人边哭边打了个饱嗝,可怜巴巴地掏出一张纸币。
  小汪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这就对了,乖啊。”
  露星人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  衫儿还在向过往飞船发广告单,小汪打个哈欠,“别发了,我们今天关门大吉。”
  “关门?今天格尔塔星旅游节,好多飞船要经过这里的,关门干啥?”
  “是啊,我还想着趁今天血赚一笔。”小汪和衫儿走进飞船驾驶舱,随手调出通讯器的消息,“这不贤儿找我们嘛!”
  衫儿愣了愣,“军部出事了?”
  “我哪儿知道,回去看看呗。”小汪熟练地输入坐标驶出星港,忽然笑了笑,“——也好久没见了。”
  




  
05.
  “靠!阿福!你来看看那什么玩意儿!往我们这儿来了!”
  沉浸在联邦最新实时交互游戏的男人对此毫无反应,酒伴于是又叫起来,“这飞船还有没有活人帮帮我啊!”
  “哎哟,你别吵好吧,我游戏声音都听不到了。”阿福终于摘下感应器,连站起来也不愿意,整个人别扭地转了个方向看舷窗,“——什么东西啊?”
  他们从太阳系附近的跃迁点漂流至此,打算过一段无拘无束的宇宙流民生活。这不是正常航道,不应当有其他飞船。
  周尘尘也被吵醒,睡眼惺忪跑过来一起看。
  “这有点眼熟啊…”
  酒伴摸着下巴,“难道是朋友?”
  “除了这艘飞船上的人,你还有什么朋友?”周尘尘看向他,“——我采访一下你,酒伴先生。”
  “……。那是谁啊,这么嚣张,不怕我们一炮轰了他?”
  “不速之客”在近处停下,是一艘单人作战太空舰,银蓝色的舰身闪烁金属寒光。
  “啊。”阿福毫无灵魂地出声,“我认识。”
  周尘尘和酒伴一脸见鬼的表情,“不是吧,你的朋友?!”
  太空舰发来请求通讯的信号,阿福予以通过。
  “你真是个人才,福妹儿。”男人的等身影像出现在他们面前,濒临抓狂边缘,“通讯器里没有你,贤儿说你最后坐标在太阳系,你居然跃迁漂流到这儿来了,我他妈再找不到就发通缉令了。”
  “这个嘛?”阿福把口袋里的通讯器掏出来,“坏了啊,早就坏了。”
  “你不会修啊?!”
  “有机会修,怎么了,你来找我?”
  “找你当然有事,走吧,回去了。”
  
  太空舰消失不见,带着阿福。
  “……”酒伴静了静,“刚刚那个男人穿着自卫军军服吧?”
  周尘尘嗯了一声。
  “……阿福犯法了?”
  周尘尘说你傻逼吧?
  
  




06.
  半人马α星自卫军驻地。
  港口大开,一艘飞船和一艘小型战舰相继驶入,战舰停泊下来,驾驶舱打开后露出一张孩子的脸,得意洋洋,“没我快~”
  “靠!”小汪和衫儿跳下飞船,强行找补,“男人不能快,你小孩儿不懂。”
  “行吧~”
  蒹葭跃下驾驶舱,被小汪捏着脸看了一圈,发出满意的赞叹,“不错啊,军校没虐待你,还长肉了。”
  他们正聊着,两艘太空舰以互不相让的气势挤了进来,最终两败俱伤地把彼此撞落在地。
  “你妈dei堂国强!!!”微笑气势汹汹冲出来,“你完了!”
  堂哥不开驾驶舱,只打开通讯器向外说话,“你威胁我,我不出去了好吧。”
  “你给我出来!”
  “我不。”
  “出来!!!”
  “我就不!”
  ……
  阿福摇摇头下来,和小汪他们点头示意,悠哉地加入看戏阵营。
  他们在自由军时期就这样吵吵闹闹,那时常有传言说ITC个性不和就要改编重组了,可直到联邦政权稳固,自由军整编为自卫军,ITC也没有解散过。只不过他们都不适应被拘束的生活,后来除了贤儿和微笑留在军部,其他人都去享受美丽新纪元了。
  军部解除了他们的军衔,在蓝中将的力保下始终没有注销过ITC这支队伍的所有信息。
  无论聚散,ITC始终存在。
  
  贤儿到稍晚时候才出现,他身边跟着联邦法庭的几位调查官,仔细记录了ITC队员的所有信息。
  贤儿严肃地和他们交流着,直到这些人离开后才扭头看大家,眉头紧锁。
  “…没事吧?”衫儿担忧地问。
  贤儿瞬间垮下脸,“——老子踏马的憋死了!”他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掐蒹葭的脸蛋,以一种审视猪崽的喜悦语气说,“孩子不错啊!长肉了!”
  “小汪也长肉了。”堂哥慢悠悠接上,“可喜可贺啊。”
  小汪停下吃面包的手,“敲里来来。”
  衫儿已经开始犯困,“说正事嘛,怎么了,这次忽然找我们?”
  “休息一晚,明天说吧。”
  “很严重?”
  贤儿认真点头,“也很麻烦,远征军一部已经全灭了。所以我找你们回来,如果你们有人不想继续从前的生活了,可以退出——”
  “我晚上睡哪儿?”阿福打断他。
  小汪嚼着面包,“我也想问呢,困死了。”
  贤儿看着他们,每个人也都在看他。看着看着他忍不住笑,心里酸酸的,“哎哟,我好想你们啊。”
  
  「来吧,我们凌空而去,穿越群星。」
 






这个号所有的一切,快乐的事情,悲伤的事情,现在都化作了美好的回忆。

拜拜itc,我说好要集齐七个人的小作文召唤神龙,但是我太懒,咕到今天,什么都没有了。

抛开itc这座桥,我从一开始喜欢的也是你们七个,每一个人都特别可爱,都给我带来了很多很多快乐,我都非常非常喜欢。堂哥哥,薇薇姐,福妹妹,鹅大王,汪富贵,小妖怪,忆大魔王,你们的名字连起来像一个故事,你们的故事我讲完啦。

半山腰上的人 他还好吗

为什么看起来 总有悲伤眼睛

路过他的人们

也许会问候 也许会就走

也许还没等他回过神

就已是朝夕又交替

没有人知道他

他还好吗

为什么遇到的

总是苦难的呢

路过他的朋友

不必用怜悯 不必要问候

也许还没等他回过神

就又是一年春天过去

多年前蹲守每两个星期一更的知音漫客的我,怎么也想不到,极度分裂的作者和浪漫传说的作者是一对儿…………